“来说”“说来”

程乐乐

 

“来说”和“说来”这两个词语有时候可以替换,意思差不多,例如:“总的来说/说来、这样()来说/说来、大()的方面来说/说来、就此来说/说来”,这时“来说”和“说来”都表示是一种总结或推论,而且,有的去掉“来”,意思也不会改变,例如:

1.总的来说/总的说来——>总的说

2.这样()来说/这样()说来——>这样()

但是,在其他情况下,“来说”和“说来”是不能互相替换的。“来说”还表示“要发表意见”,例如:

3.我来说两句。

4.我来说说。

5.让约翰来说一下。
“说来”还表示对人对事物某一方面的情况进行估计。例如:

6.(a)这件事说来有两年多了。

7.(a)说来你也不小了。

8.(a)说来话长。
上面3-8中的“说来”和“来说”不能互换。在形式上还有这样的特点:

A.“说来”中的“来”可以用“起来”替换,意思不会改变。例如:

6.(a)这件事说来有两年多了。——>(b)这件事说起来有两年多了。

7.(a)说来你也不小了。——>(b)说起来你也不小了。

8.(a)说来话长。——>(b)说起来话长。
而“来说”中的“来”换成“起来”,就是“起来说”,是“站起来说”的意思,语义有了改变。

B.“说来”在句中作插入语,位置比较灵活,可以在主语的前面,也可以在主语和谓语之间,语义没有改变。例如:

6.(a)这件事说来有两年多了。——>(c)说来这件事有

 两年多了。
    7.(a)
说来你也不小了。——>(c)你说来也不小了。

“说来话长。”中的“话长”是主谓短语作谓语,这个句子没有主语。而“来说”一般在句子中作谓语,不能放在句子主语的前面(或者能放在主语前面,但意思变了)

“来说”和“说来”的关系可以简要地总结成下表:

 

 

       来说

         说来

   不同之处

意义

表示要发表某种意见

表示对人、事物某一方面进行估计

形式

作谓语,位置固定,“来”可以省略

作插入语,位置灵活,

“来”可以换成“起来”

相同之处

表示总结、推论

 

(作者单位:武汉大学留学生教育学院)

 

“有一点儿”“一点儿”

 

我们常听见学生这样说:“老师,今天我一点儿累”“老师,今天我累一点儿。”其实他想说:“今天我有一点儿累。”
 

 “有一点儿”“一点儿”在汉语里的意思和用法都有区别。

 

一、“有一点儿”“有点儿”表示程度,一定在形容词、动词或名词前边。

  1. 在形容词前。如:

  (1 我有一点儿累。
  (2 今天有一点儿冷。
  (3 他有一点儿不高兴。

 要注意三点:

第一,在作谓语的形容词前一定说“有一点儿”,不能说“一点儿”

第二,这类句子往往表达不太舒服或不太满意的意思,我们不说“有一点儿舒服”“有一点儿高兴。”

第三,这类句子有时也可表达正面的意思,如“今天有一点儿暖和”“苹果有一点儿红”

   

2. 在动词前。多数情况是在表达思想感情或思想活动的动词前。如:
  (1 他有一点儿想妈妈。
  (2 我有一点儿讨厌他。
不能说“一点儿想妈妈”“一点儿讨厌他”

3.在名词前。多数在表示心理感觉的名词前。如:

  (1 我对他有一点儿好感。
  (2 这种水果有一点儿味道。
  (3 我对文学有一点儿兴趣。
 

 二、“一点儿”:可以表示数量,也可以表示程度,二者在句中的位置不同。
  1. 表示数量。
  A“一点儿”+名词,作动词的宾语,如:
  我去买一点儿东西。
  B“一点儿”单独作动词的宾语,如:
  你喝啤酒吗?我喝一点儿。
  C.在“”“”等形容词后边,如:
  水果够了吗?少一点儿吧(再多一点儿吧)。


  2. 表示程度,在形容词后边。如:
  (1 这件衣服稍微大了一点儿。
  (2 我要小一点儿的衣服。

  另外,“有一点儿”“一点儿”都可以省掉“”字,说“有点儿”“点儿”等。如:“有点儿冷”“有点儿想”“买点儿东西”“喝点儿”等。
  

(摘自《学汉语》)

 

http://www.pep.com.cn/hycyxx/index.htm

 

“”“”“”“”

        “戊、戌、戍、戎”四字只相差一点点,许多人记不住它们的读音,意思也经常搞错。

  这里介绍四句口诀,记住后,你就不会再张冠李戴了。口诀是:

  “戊读,天干甲乙丙丁戊;

  加横,地支亥字前位戌;

  加点shù,军队防守去卫戍;

  十字róng,身穿戎装守边疆。”

 

“”“”

       小虎:我是独生子,最受父母痛爱。

  小华:不是“痛爱”,是“疼爱”

  小虎:“”“”不是同义词吗?

  小华:“”“”,有些义项是相同的,有些义项却不同。

  小虎:在什么时候是相同的呢?

  小华:表示人或动物因病、创伤或刺激而产生难受的感觉时,这两个词都可以使用。如“头痛”可以说“头疼”“手摔痛了”可以说“手摔疼了”

  小虎:哪些地方不能互相替换呢?

  小华:表示喜欢只能说“疼爱”,不能说“痛爱”;表示悲伤,只能说“悲痛”,不能说“悲疼”;表示程度时用“”,不能用“”,如“痛快”“痛恨”……

  小虎:不能说“疼快”“疼恨”

  小华:非常正确。

 

太、很、真、更

 

        “”“”“”“”都有表示程度深的意义,不同在:

  一、“”:有主观评价性,程度过头,多用于不如意的事情;也可表示程度高,多用于赞叹。句末常带“”。例如:

  (l)车开得太快了,太危险了。(不如意)
  (2)屋子太乱了,快收拾一下吧。(不如意)
  (3)这本小说太吸引人了。(赞叹)

  二、“”:表示程度高。跟“”“”比,侧重于客观。例如:

  (4)他们的生活很幸福。
  (5)孩子们玩得很开心。

  注意“”“”的差别:

  *他们说着、笑着,一直到太晚。(太——很)
  *在中国,我跟中国人谈话的机会太多。(太——很)

  用“”时,句末常带“”“”不用。

  *他最近工作很忙了。

  三、“”:有“实在”的意思,用来加强肯定,带有一定的感情色彩。结构上与“”最大的差别在于:“+形容词”在句中不能做定语。例如:

  *中国的女人是真幸福的女人啊!
  *我跟别的留学生进行了真有意思的交流。

  “真十形容词”可以作谓语和补语。例如:

  (6)长城真雄伟啊!
  (7)校园修整得真漂亮啊!

  四、“”:跟“”“”“”最大的不同是用于比较,表示比原有的程度或情况又进一层。例如:

  (8)我爱这里的山水,更爱这里的人民。
  (9)他比以前更懂事了。

  “”只表示程度高,“”则表示原来就有一定的程度,现在又进一步,因有程度的变化,句尾常带“”。例如:

  1、他学习很努力、很刻苦。
  他学习更努力、更刻苦了。
  2、我很喜欢这个地方。
  我更喜欢这个地方了。

  “”是一个十分常用的副词。它的主要用法之一是表示时间,作状语修饰动词或形容词。表示时间主要有以下两种情况:

  A.表示动作行为实现得早或快

  那位音乐家五岁就开始学小提琴。
  两千多年前这里就引黄河水灌溉农田了。
  我等了两三分钟他就来了。
  刚才天还挺好嘛,怎么一会儿就变阴了?
  别着急,饭马上就熟了。

  B.表示两个动作行为紧接着发生

  他起了床就去跑步。
  再等一下,小钱到了就开车。
  一有他的消息,我就给你打电话。
  她回到家就动手做饭。

  “”是汉语中使用频率很高、用法也很灵活的一个副词,也是外国学生使用时最容易出现问题的词语之一。

  常见的错误大致有如下几类:

  (一)当用“”而未用误(1)谢老师包饺子真快,一会儿包了很多很多。如果说话人认为动作行为发生得“”“”;句中应当用副词“”作状语来对动词加以修饰,以加强
“”“”的语意。如“早上要赶火车,他五点钟就起床了”“从家里到学校五六分钟就够了”。从句意上看,误(1)表示的是“包饺子”这一动作完成得很快。所以应在动词“”的前面加上“”,意思表达得才充分、完满:

  谢老师包饺子真快,一会儿就包了很多很多。

  (二)误将“”“”混用

  误(2)我等了他半个多小时了,他就没来。误(3)这段课文真难,我读了三遍就没太懂。副词“”表示时间是用在含有动作行为发生得“”“”或者实现得“顺利”等意义的句子中。但如果恰恰相反,动作行为迟迟难以发生或实现,句中便不能用“”而要用其他副词。从误(2)和误(3)的句意来看,需要用一个表示动作行为一直未曾实现的副词。日常
会话中含有此义的副词最常用的是“”。因此,两句中的“”都可以改为“”

  我等了他半个多小时了,他还没来。

  这段课文真难,我读了三遍还没太懂。

  (三)误将“”“”混用

  误(4)你们这儿离北京很远,我们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就到了。在表示动作行为发生得“”“”或实现得“顺利”时要用“”来修饰动词作状语。但如果与此相反,动作行为发生得“”“”或者实现得“不顺利”,则不能用“”而应当用另一副词“”来表示。误(4)的前一分句中有“离北京很远”、后一分句也有“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这样的词语,显然是说“”得慢和不顺利。因此必须将动词“”之前的“”改为“”,同时删去句末助词“”,才符合说话人所要表达的语意:

  你们这儿离北京很远,我们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才到。

  (四)“”在句中的位置不当

  误(5)那天晚上我们刚到体育场,就焰火晚会开始了。副词“”作状语,除了表示“仅有”的意义,排除所限定范围以外的事物如“他们当中就小戴懂阿拉伯语”之外,一般不能出现在主语之前,而只能出现在主语之后、谓语动词之前。误(5)的第二分句中的“”不是表示“仅有”意义的,它所表示的是“两件事紧接着发生”的意思,因而“”不能用在主语“焰火晚会’”的前面,而应移到动词“开始”之前,即:

  那天晚上我什1刚到体育场,焰火晚会就开始了。

  误(6)张莉帮助我学习完汉语,坐车就回家了。在汉语中,用来修饰连动句谓语部分(连动短语)的成分,位置通常在连动短语的第一个动词之前。副词“”在连动句中作状语,一般也要放在这一位置。如“他大学毕业后就出国留学了”“妈妈一大早就上公园锻炼去了”。误(6)的后半部分是个连动句的形式,句中有连动短语“坐车回家”,但却把“”用在连动短语的第二个动词“”之前,位置不妥。肉当把“”移到第一个动词“”的前边:

  张莉帮助我学习完汉语就坐车回家了。

  误(7)迎新晚会七点开始,我们两个人就六点半去了。

  “”作状语表示动作行为“发生得早”时,要放在表示时间的词语之后、动词之前,如“音乐会一会儿就开始”“下午少上了一节课,四点就放学了”。在误(7)中说话人所要表达的是“我们”去得早,却把“”放在了时间词语“六点半”之前,语序有误。应当把“”移到“六点半”之后、动词“”之前:

  迎新晚会七点开始,我们两个人六点半就到了

  误(8)星期五上午上完课,中国学生都就回家了。

  一个句子中状语不止一个时,要注意它们的先后顺序。如果既有表示时间的状语,又有表示范围等的状语,那么时间状语要放在范围状语之前,如“客人们刚才全上一车了”。误(8)中的两个状语,副词“”表示范围,副词“”表示时间。因此把“”放在“”之前是不妥当的,应当把“”移到“”的前面:

  星期五上午上完课,中国学生就都回家了。

 

“”“没(有)”

      “”“没有”都有否定的意义、都可以放在动词、形容词前,对动作、性状进行否定。但是它们的用法不同。

  “”:多用于主观意愿,否定现在、将来的动作行为,也可以用于过去。

  “没(有)”:主要用于客观叙述,否定动作、状态的发生或完成,因此只限于指过去和现在,不能指将来。例如:

  (1)上次、这次他都没参加,听说下次还不想参加。

        (客观、过去)  (主观、将来)
    *上次、这次他都没参加,听说下次还没想参加。
  (2)我不吃早饭了。      我没吃早饭呢。
        (主观、现在)    (客观、现在)

  否定经常性、习惯性的动作、状况或非动作性动词(是、当、认识、知道、像等),要用“”。例如:

  (3)他从来不迟到。
  (4)他既不抽烟,又不喝酒。
  (5)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

  用在形容词前表示对性质的否定,要用“”。例如:

  (6)近来他身体不好,让他休息吧。
  (7)这种材料不结实,换别的吧。

  但形容词表示状态未出现某种变化时,要用“没(有)”。例如:

  (8)天还没亮,再睡一会儿吧。
  (9)我没难过,只是有点儿担心。

       “”是程度副词。一般用在形容词或表示心理活动的动词以及某些助动词或动词短请前表示程度高。“”的用法比较复杂,主要有以下几种形式:

  A.很十形容词

  今天到场的人很久
  刚才的雨很大。
  那是一口很深的井。
  鹿茸是很名贵的药材。
  你提的意见很重要。
  他很愉快地接受了任务。

  B.很十表示心理活动的动词

  她很喜欢兰花。
  我很感激你什1给我的帮助。
  他很愿意跟你交个朋友。
  家长很赞成孩子参加这项活动。

  C.很十助动词

  这样做很应该。
  他很可能来不了了。
  这群青年很能吃苦。
  机会不错,你很可以去试试嘛。

  D.很十动词短语

  你们冬冬很有礼貌。
  我对钓鱼很感兴趣。
  这个牌子的洗衣机很受欢迎。
  给您添了这么多麻烦,我很过意不去。
  婆媳俩很合得来。
  跟他打交道可要当心,这个人很靠不住。

  E.很十不……
  近几天他的身体很不好。
  小张很不简单,不但会英文,还会法文和日文。
  你最近是怎么了?作业做得很不认真。

  “”是汉语中最常用的程度副词。使用的场合很广泛,但同时也有一定条件的限制。外国学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全了解这些限制,因而在使用时常常发生错误。归纳起来,主要的错误类型有以下几种:

  (一)误用“”来修饰形容词的重叠形式

  误(1)张老师的女儿穿着很漂漂亮亮的衣服。

  “”作为程度副词,经常用来修饰形容词,表示程度高。如“象长着很长的鼻子”“市场上很热闹”。在汉语中许多形容词可以重叠起来使用。重叠的形式有“AA”“AABB”式,如“长长”“热热闹闹”。重叠后的形容词本身已带有程度意义——“长长”表示“很长”“热热闹闹”表示“很热闹”。这样前面就不能再有“”这样的修饰语来表示程度。误(l)中的“漂漂亮亮”是形容词“漂亮”的重叠形式,已经带有“”的程度意义,所以必须将“”删去或者保留“”而将“漂漂亮亮”改作“漂亮”,句子才通顺:

  张老师的女儿穿着漂漂亮亮的衣服。

  张老师的女儿穿着很漂亮的衣服。

  (二)误用“”来修饰“”“”de)等助动词

  误(2)以前我就听说过长城,很要去看看。

  误(2)在这里没有自行车很不方便,我很得买一辆。“”可以修饰助动词,但并不是所有的助动词都能受“”修饰。能受“”修饰的助动词只限于“应该”“应当”“”“可以”“”“”“”“”等几个。而“”“”“”等助动词不能受“”修饰。误(2)、误(3)里的助动词分别是“”“”,用“”来修饰是不妥当的。改正的方法:可将误(2)中的“”改为“”,将误(3)中的“”删去:

  以前我就听说过长城,很想去看看。

  在这里没有良行车很不方便,我得买一辆。

  如果要强调买自行车的必要性和主观意志的坚决,误(3)也可以将程度副词“”改为肯定副词“一定”,即:

  在这里没有自行车很不方便,我一定得买一辆。

  (三)误将‘”与指示代词“那么”“这样”等用在一起来修饰形容词

  误(4)现在房间里这样很热,我得把窗户打开。

  误(5)有的汉字笔画一那么很多,我怎么也记不住。

  汉语里,有些指示代词如“这么”““那么”“这样”“那样”等可以修饰形容词,、表示程度。如“上海的街道没有北京这么宽”“这儿不像校园里那样安静”。由于这类指示代词本身已经具有指示程度的作用,也就是说这类词表达了确定的程度的意义,所修饰的形容词前边就不能再带程度副词(但“那么”的否定形式“不那么”不受此限制)。因此误(4)、误(5)中的“这样很热”“那么很多”里的“”皆属赘余,应当删去,分别改为:

  现在房间里这样热,我得把窗户打开。

  有的汉字笔画那么多,我怎么也记不住。

  (四)误将‘”用于“”字句和含“越来越”格式的句子

  误(6)他的汉语说得比我很流利。

  误(7)我们的课文越来越很长了。

  “”修饰形容词时表示程度高。受“”修饰的形容词所在的句子通常是一般地说明事物性质和状态的陈述句,如“那家餐馆的饭菜很好”“车站里很拥挤”,而不是那些带有比较意义的“”字句或含有表示程度变化的“越来越”格式的句子。不能说“这家餐馆的饭菜比那家的很好”“车站里越来越很拥挤”。误(6)、误(7)中分别是“”字句和含“越来越”格式的句子,一个表示比较,一个表示程度变化。这两类句子中的调语形容词都不能用“”“十分”“非常”“特别”“”等程度副词修饰。因此两句中的“”都应删去,改为:

  他的汉语说得比我流利。

  我们的课文越来越长了。

  在用“”的比较句中,谓语形容词前边也可以用“”“”“还要”等表示程度更深;形容词后边也可以用“得多”“一些”“一点儿”表示程度差别的大小。因此,如果要表示程度更深或差别更大,误(6)也可以改为:

  他的汉语说得比我更流利。

  他的汉语说得比我流利得多。

 

巳、已、己

  有些汉字,形状只有细微的差别,大同小异,巳、已、己这三个字就是如此。一句口诀把它们的不同点概括得很清楚:“巳全,已半,己中空。”

  巳,读(四)。我国农历用天干地支搭配起来表示年、月、日、时的次序。巳是地支中的第六位。巳时就是上午9点钟到11点钟这段时间。巳字平常用得很少,但由它组成的常用字却不少,奇异的异、领导的导、港口的港、巷子的巷等都是。

  已,读(以)。这是常用字,由它组成的常用词语有:已经、已往、已然、已知、不能自已、争论不已等。

  己,读(几)。自己的己,也是常用的字。由它组成的常用字有:纪事的纪、纪念的纪、起伏的起、配合的配、杞人忧天的杞、岂有此理的岂等。

  这三个字在词语里容易混淆,如“不能自已”,就是自己不能够停止下来的意思,是已经的“”字,而不是自己的“”字,这里的“”是停止的意思。